网易首页 > 网易传媒 > 正文

伍洲彤:年轻时有些轻狂 还希望有个温暖的家

0
分享至
北京音乐广播著名DJ伍洲彤做客网易,在聊到近期的目标时,伍洲彤称除了唱片、在电台的管理外,还希望能有一个特别温暖的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加平静。“我想人到一定年龄后还是希望回到一条平静的河流,去享受家庭、生活所带给他的特殊的满足。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目标。”

伍洲彤(资料照片)
伍洲彤(资料照片)

他——相貌帅的让人心潮澎湃,声音磁性的让人无法抗拒。十多年来被那么多的光环和奖杯环绕,而今,他一如既往的坚持和努力让他又一次的捧着北京电台十佳主持人的奖杯回馈广大热爱他的听众朋友们。他就是——伍洲彤。

十六年前,北京的上空,一个沉稳而又磁性的声音把我们带进了一座温馨的“小屋”。在那里,我们敞开灵魂,释放天真,一句温馨的乐话,一首午夜的歌……

十六年后,北京地区历史最长、拥有忠实听众最多的午夜情感音乐节目《零点乐话》和这座小屋的主人,依旧风雨无阻的坚守着和你的每一个约定。在这座小屋里我们一起经历着春天的跃动、夏天的阳光、秋天的落叶和冬天的沉静。每一次心跳,每一个会心的微笑,都与你紧紧相连……

2009年,有人说,欢乐是一门“功夫”,会的人其实不多。你可以试着每天通过空中电波来学学这门“功夫”,争当一个“欢乐英雄”。就这样《欢乐英雄》诞生了。 2009年北京地区收听率最高的北京交通广播103.9兆赫在每天晚上9点隆重推出了一档全新娱乐互动节目《欢乐英雄》,力图在北京夜空打造一座充满欢乐和惊喜的音乐游乐场。让我们与伍洲彤一起畅游吧。

主持人黄星: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网易明星聊天室,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了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位DJ伍洲彤老师。小伍哥你好。

伍洲彤:你好。

主持人黄星:跟网易网友打个招呼。

伍洲彤:各位网易的网友们大家好,第一次来聊天室,平时也经常到网易逛,今天终于有机会和大家见面了,特别开心。

主持人黄星:见到小伍哥的第一感觉,不知道这话你爱不爱听,我真是听着您的节目长大的。

伍洲彤:(笑)。

主持人黄星:这么多年,节目做了得有十几二十年了吧,外型始终没什么变化,你是怎么保持的?

伍洲彤:我觉得心理有变化,外型的东西,男人不太容易变,但可能过了这一段又会有剧变,大概是这样一个周期,很多人都说你做节目这么多年,好象没什么太多变化,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我希望能够有些变化,无论是自己的外型还是节目的风格。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也会安慰自己,现在很多东西都在变,如果有一样东西不怎么变,也挺好。

伍洲彤接受网易专访
伍洲彤接受网易专访

主持人罗西:您的听众很容易找到当年听您节目的感觉。

伍洲彤:你说什么时候是“当年”?

主持人罗西:我们念大学的时候守在收音机前,整个宿舍的人都会听您的广播。

主持人黄星:《零点乐话》。这个节目够像您一样,保持着同一种气质,一直延续了这么多年。

伍洲彤:我觉得一个人的气质可能不会随着时间改变而改变,除非他完全被生活一些琐碎的事情所干扰,或者被现实所吞没,可能我还比较幸运,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一直在一个单位,都在电台,我觉得电台是很能给你安全感的地方,不用每天在镜头前,不用让很多人看见你,但你又可以随时把自己的想法通过一个广阔的空间让所有人知道,我觉得那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儿,这也是我一直没有离开电台的原因。包括很多人觉得,你为什么会在一个地方待这么长时间?

从两方面讲吧,可能一方面是一种宿命,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个人能力有限,没有办法再做更多别的事情,当然现在我做的事情也是很杂的,但必须有一个根,这个根在哪儿,可能就是话筒前吧。

主持人黄星:您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当初怎么踏入电台主持的?

伍洲彤:很奇怪,我觉得你也不会想到做网络节目的主持(笑)。

主持人黄星:这倒是。

伍洲彤:很多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崭新的,就好象一段恋爱,你根本不知道她会是谁,突然之间遇到了,就有感觉。我当时大学毕业,老师觉得我在学校里比较难以管理,因为我当时大学毕业要留校当老师的,成绩很好,但他们又不太希望我留下,然后就说,有一个电台在招聘,你可以去试试。就把我推荐去了。

我去了以后觉得特别好,觉得这地方完全是新的挑战,又和音乐有关系,因为当时我在音乐台嘛,觉得挺新鲜的,就去了,也没多想。我觉得那就是一种命运的选择,并不是你去选择,是命运选择了你,你只是顺应着,不要推辞,也不要逆流而上。韩寒有本小说叫《悲伤逆流而上》?

主持人黄星:“逆流成河”,那是郭敬明的。

伍洲彤:哦。我一直是遵循着生活的节奏,我希望能顺应着往前走,而不希望逆着往前走,那种感觉可能会特别痛苦,而且我也不可能承受。

主持人黄星:跟这个行业更多是一种缘分?

伍洲彤:对,我觉得就是一种缘分,广播对我来说可能就是命中注定应该做的。按道理来说,我觉得我做广播其实是一个笑话,因为我当时在大学毕业后……首先是专业和(主持)专业完全对不上,因为我学的是音乐理论,我们家也没有人从事过广播,他们都是老师。再加上我老家在成都,虽然到北京二十多年了,但一直乡音未改,听起来都不知道是哪儿的,很多人猜我是哪儿人,我说我是成都人,但(他们说听口音)像北方人。而且我的普通话不太好,在上大学的时候也不是太善于说话的人,这样一个人去了电台做主持,我觉得是挺奇怪的一件事情。

但这种奇怪也是有原因的,如果你是以正常的方式去做事,别人也会以很正常的方式接受你、了解你,而你用一种特别的、反常理的方式(做事),反而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慢慢地,你的一些想法、你个人的一些东西就会被他们所注意、慢慢感受,会突然发现其实有些东西是很特别的。

主持人黄星:您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坐在话筒前的情景吗?

伍洲彤:每次都会想起那一刻,有些手足无措,感觉像是见到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话是一样的(感觉)。

主持人黄星:您的第一档节目是什么?

伍洲彤:第一档节目就是《零点乐话》,我记得第一次上直播,台里还派了一个老师带着我,我们俩一块儿上,他坐我旁边我就更紧张了,他一说话是那种播音的感觉,“听众朋友……”我呢就是“哎,你好……”,感觉搭不上。但这种反差也让很多人觉得挺好。

主持人黄星:挺新鲜的。

伍洲彤:对,挺好。所以每个人的第一次都有一些特殊性。

主持人黄星:说到《零点乐话》,据说大家所熟知的广播节目中,它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一档,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有固定的忠实听众,您在做到什么程度才开始感觉这个节目已经慢慢被大家接受了,口碑已经非常好了?

伍洲彤:很快。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想到一档节目会这么快地被人所接受,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宣传、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93年3月份我开始做这个节目,到了年底的时候,半年多的时间,突然发现很多人都开始议论这个节目了,然后会通过接信的方式(那时候人都用笔写信)(才知道有这么多人听),信越来越多,到最后每年固定收到几百封信的时候(就会想)“我在做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听?”因为那时候我做的节目完全是一个禁区,没有人做过。

主持人黄星:我们比较好奇,零点这个时段是一个相对不好的时段。

伍洲彤:非常非常不好,那时候是没人听的时间,之所以让我去那儿做节目是因为那时候我的经验不足,普通话又不好,就说你找一个没人听的时间,就给你找一个无人区,爱干嘛干嘛,只要不喊反对口号,唱歌也好、自言自语也好,反正没人听到,先练练,找找感觉。但没想到做一段节目以后,有这么多人来听。其实现在反过来来看,那个时段是有特殊性的,人们在那个时间没有一种感知形式。12点在过去基本上没有电视了,也没有广播,我们电台是唯一一家24小时播音的(电台),以前11点(后)就没有节目了。再加上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电脑,那时候也没有手机,93年还没有手机呢,只有BP机什么的,那时候各种娱乐活动非常贫乏,没夜店、没酒吧,也没有……

主持人黄星:KTV?

伍洲彤:对,游戏什么的,都没有。在12点钟,人们非常寂寞,虽然那时候听(广播)的人的绝对数量是很少的,我收到几百封信,估计也就几百人在听,但都给我写信了(笑)。

主持人黄星:回复率比较高。

伍洲彤:对,但他们听到这个声音会觉得还有这么一个人在跟他们说话,继而就会想跟我交流,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小秘密告诉身边的朋友“告诉你啊,半夜有个节目怎么怎么样……”作为一个挺特别的话题开始散播、传播,最后真的就是像甲流一样“传染”开了,很多人就会在夜里听,继而就像你说的,在一个宿舍里,放着收音机在桌上,或是各自戴着耳机在各自的床上……

主持人罗西:我们都是摆着收音机,因为那样大家有共同话题,边听边讨论。

伍洲彤:对,放一个收音机,经常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人笑、有人感叹,还有人特难受,等等,那时候的节目,虽然没有太多宣传,但已经进入到……

主持人黄星:靠口口相传蔓延开了。

伍洲彤:对,影响到那时候很多人的生活方式,还有他们的一种情感记忆,我觉得这很重要,很多人在回忆起那段时间时,就会想起当时一些自己的事儿。通过《零点乐话》,或者通过收听《零点乐话》这种方式来想起当时我曾经和谁谁谁……比如你当时,可能有……

主持人黄星:有心事儿。

主持人罗西:对,我们宿舍姐妹的感情很好,我们很迷恋你的声音,真的,我们觉得一个男子的声音那么低沉、那么迷人,在深夜大家都在说小秘密的时候,通过收音机(男子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很迷人。(大家)都想你是在什么样的状态、氛围下发出这样的声音?

伍洲彤:其实我在直播间是手忙脚乱的,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

主持人黄星:很文艺的?

伍洲彤:对,很文艺的,一盏台灯、沙发。

主持人罗西:很优雅。

伍洲彤:捧几本《读者》(笑),不是这样的,它就是一个工作,但我把工作当做自己宣泄内心的方式,把两种结合得比较艺术一点,比如我会准备我喜欢的歌曲,这些歌曲都放在唱片里,当时是在卡带里,现在是在MP3里,我会带一大批到直播间去,随时恭候听众的短信、电话,那时候没有短信,只有热线。他们说他们的故事时我就开始找,这个不行、那个不合适……(找音乐的)过程中还要跟他们聊,有时候就拿话抻着他,拖着他,或者说一句没太多关系的话,让他继续往下说,我就继续找。

主持人黄星:要有时间放音乐。

伍洲彤:对,这个节目最难的就是怎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根据听众的故事找到一首非常适合的歌,不仅仅是他哭了就找哭的歌,他失恋了就找唱失恋的歌,有时候你要用一种特别的方式,甚至是相反的方式,要知道这首歌的前奏、歌词的意思,慢慢地引到那儿,说句专业的话,你要让他进入到你的话语“圈套”里,虽然说的是“圈套”,但其实是你希望营造出的氛围,当听众进入到你的“圈套”之后,音乐出来的一瞬间,他是无法拒绝的,一定会非常感动,而且刻骨铭心。

主持人黄星:刚刚罗西说您的声音非常迷人,因为像您这样的主持风格,包括您用的对白,可以说以前在广播界很少听到,这样评价就会不同,有没有人说您的声音略显刻意,或者有点儿故意营造?

伍洲彤:其实在做《零点乐话》这么长的时间里,各种评价都有,负面的和正面的我认为能各占一半,曾经有一段这个节目差点停播就是因为有人觉得这个节目散播一种悲观情绪,让人听了以后心情非常压抑,特伤感。说低沉、不健康、不乐观、不阳光……但后来通过一些方式,大家慢慢也能够理解了,其实生活需要各种色彩,也需要各种不同的情绪,如果每天都让你在那儿High,或是阳光灿烂的,生活也太简单了。

其实人是很复杂的,情绪是很复杂的,生活也是很复杂的,有时候需要有这样一个角落慢慢展开悲伤的一面,其实这种悲伤也是可以去欣赏、去感悟的。

当然也有人觉得我说话的方式很奇怪,那个时候用那样的方式说,像闹鬼一样,或者觉得挺渗得慌的,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状态,我觉得那不重要。因为我经常把这个节目叫做“小屋”,《零点乐话》,“乐话小屋”,既然是“小屋”,那肯定只有一部分人喜欢,不会让所有人都觉得特别好,它不是一个特别开放的东西,不是大路货,或者所谓流行的东西,它是我个人的一个窗口,音乐窗口,情感窗口,透过这个窗口,我认识了很多能和我沟通的朋友,有时候路过这个“窗口”的人一看觉得渗得慌,可能会离开,或者扔几句话进来,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广播节目,不可能我想让谁听就让谁听,不想让谁听就不让谁听,它只是在一个频率里,但我会做的稍微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想,声音的性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能够通过这个节目让夜晚变得更加精彩。

主持人黄星:因为《零点乐话》,您每天要接受来自听众各种各样的故事,这些故事里可能也是以感伤(的情绪)居多,每天听多这种事情,会不会对您的心态产生影响?怎样调整?

伍洲彤:影响肯定是有的,如果说没有影响那也是一种掩饰,这种影响是怎么个影响法、朝什么方向影响,这是需要主持人自我调剂的,包括做这么长时间的《零点乐话》,你会觉得心理上有一些很难说出来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它对我的生活,包括情感都有些影响,但我不认为这是不好的,因为这是我工作的责任,换句话说,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这种代价我能承受就承受,如果承受不了我可能就不做了。既然我还在做,就是我还能够承受,或者我还能够化解。

说得具体一点,它会让人的情绪在做节目前后变得非常敏感,甚至有一些不太现实的地方,也会让人在平时生活里逃避,不太愿意和现实的东西发生正面较量,(不会)去克服它、坦然面对,会逃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个小屋子里来,觉得那里是我可以把握的,时间长了以后,现实生活里就会缺乏一种力量,或者是缺乏一种非常现实的态度。

但我总觉得我们不可能完全被现实所束缚,精神上一定会有些追求,或者精神上有自己的伊甸园,梦想之地,秘密花园,这个地方我能找到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不可能因为它给我心理、情绪造成一些影响,就让它荒芜,我还是希望它鲜花盛开,而且每天都有人来寻找他们想要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毕竟这是我的工作。

我认为它是工作,一旦(把它看成)是工作,什么样的后果都是我应该承担的,这也是一种担当嘛,不能说我受不了,那就不行了。曾经有过和我同行的人,做这种节目做不了的,做一段时间就崩溃了,跳楼了,还搞一些别的事情,整个人都不行了。

主持人黄星:我知道老讲鬼故事把自己讲疯了的,不知道做情感节目也会这样?

伍洲彤:也有,以前也曾经有过人跳楼,都有。我的理解是他们没有办法接受现实和自己塑造的节目当中“你”的差别是什么。我觉得我还可以,在(节目)下面,我是一个特别随和,可以面对各种各样问题的人,但那时候我又会把自己的节目营造得非常唯美,我觉得这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如果你有这种能力那你就做,没有这种能力那你就别做了。

主持人罗西:刚才你说人的性格是复杂的,我曾经听说您评价自己是双重性格,在您现在主持的两档节目里,一档是《零点乐话》,一档是《欢乐英雄》,两个节目的风格截然不同,您是用这两种节目调节自己?还是在体现自己的双重性格?

伍洲彤:都有,我觉得调节是潜意识的,不会有意那么做,但它的效果可能是这样,让人既能静得下来,又能宣泄得出去,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主持的能力。虽然很多人会说《零点乐话》是你的标志性节目,一说到伍洲彤就会想到那个,但现在我想了想,《零点乐话》只占我节目中很小一部分,从93年到现在我做了大概二十多档广播节目,《零点乐话》一直都在,所以给人的印象很深,而且它确实有很典型的一面,是一个标志,但我更多的事情是在做娱乐,包括以前的排行榜,现在还有一些别的事情,除了广播之外的事情,这些事情会占据我更多精力。

我可以告诉你我做节目的那种心态,每到快上节目之前的一天,我就会想“明天我应该去小屋了”,然后会想,我应该带些什么歌曲去呢?我最近听了什么歌?如果什么歌都没有听,特别忙乱,我就会选一个时间静下来在网上或者从其他地方找一些音乐听一听,把自己的心情收拾一下,我觉得那是“打扫房间”,把自己心里的房间稍微收拾一下,弄得稍微干净一点,然后就觉得可以了。

主持人黄星:之前我们采访其他北京台的主持人,他们都提到,作为电台主持人,必须要具备(主持)多个频道(的能力),比如可以主持少儿节目,也可以主持比较成熟的节目,您有几个频道?

伍洲彤:现在我在三个频道做,一个是交通台的《欢乐英雄》,音乐台的《零点乐话》,还有一个是城市服务管理广播的《博览群星》,做一个跟明星博客有关的节目。明年我还有一档在体育台的节目,会做一个高尔夫球的节目,其实高尔夫球现在在我的生活里是充当了……他们说是“小三儿”的角色(笑),我非常喜欢打球,我觉得高尔夫球不仅是一种运动,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像让你喜欢的人似的,它会让我的生活充满许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因为打高尔夫球是很奇妙、很挣扎也很痛苦的事,但那种痛苦和挣扎是你特别享受的,你会觉得里面有很多乐趣,让你欲罢不能。

主持人黄星:体会不到。

伍洲彤:对,你们肯定体会不到,但如果你练,只要练上一年或半年,肯定会喜欢上它。因为我明年会在102.5,北京体育广播,在中午的时候开一档“我爱高尔夫”,希望对高尔夫有兴趣的网友到时能打开102.5这个频率听一听我做的广播高尔夫的节目,据我了解,中国现在好象还没有广播做高尔夫的节目,明年你们可以听一听我怎么做。

主持人黄星:明年“小三儿”就扶正了?

伍洲彤:(笑)不,明年“小三儿”就公开了,现在“小三儿”还在家里面。


主持人黄星:您还有没有未涉足的领域想尝试?

伍洲彤:其实在电视方面我有一些想法,明年如果有机会的话……这要看别人是不是找我,(希望做)一档适合我的电视节目,我觉得访谈、电影、音乐评论,包括一些不是太闹的娱乐节目我都可以做,毕竟做娱乐节目的方式我非常了解,而且也曾经做过很多电视的主持,只不过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一档真正适合我自己(的节目)。说不定我属于电视(主持)大器晚成型的(笑),可能有一档很适合我的节目在等着我,现在其实有电视台在跟我谈,包括湖南卫视的一档电影节目,但最后都还没定,也要看看时间。

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有出过自己的唱片,我特别喜欢唱歌,但我始终害怕别人把我当做艺人,(怕别人)把我当成歌手来看,因为我跟艺人打交道太多了,十几年跟他们一直在一起,他们身上的一些光环、他们身上的辛酸我都特别了解,所以我觉得我走过这一段了,没有必要用艺人的要求来要求自己,但我还是希望把我这些年,特别是在《零点乐话》里的感受用几首歌表达出来,现在我正在准备EP,三首歌的小样已经都出来了,其中有一首歌就叫《伍洲彤》(笑)。到时出来后大家可以听一听。

主持人黄星:您以评委老师的身份出张唱片,不会担心大家对您“积怨已久”的……

伍洲彤:是啊,关键是我唱歌以后那帮朋友就该说了,抢我们饭碗?(笑)但我觉得唱歌绝对不是开创自己新事业的方式,而是一种表达,而且我觉得唱歌的过程(很好),用歌曲来表达我的感受可能要比我做一档节目更加直接,也会有效果。

主持人黄星:您对自己的歌声有自信?

伍洲彤:说实话我不是很自信,但我对歌曲的处理、我个人的感觉,包括声音的识别度还是有自信的,我觉得唱歌不一定要唱得多专业,关键是这首歌曲让人听完后能留下些什么东西,如果听完后只记住你的高音、技巧,或是对歌曲诠释的方法,我觉得那其实是失败的,最好是听完后不觉得你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而是(觉得)你在用自己的心歌唱,就像做节目一样。所以我经常希望达到这样的境界:用说话的方式唱歌。

说话的方式唱歌有两种,一种是唱歌用说话的节奏,那样特白,不好。我听一个朋友说,他听电台很多主持人唱歌都像说话一样。我想这是一种贬义。

主持人黄星:因为说话太好听了。

伍洲彤:可能是唱歌的韵还没有找到。但我觉得还有一种方式,其实我在《零点乐话》里做节目的时候用的语气,包括发音的位置,如果用来唱歌,其实还是蛮好听的(笑)。

主持人黄星:非常期待。

伍洲彤:但需要有一首特别适合自己的歌,而且要找到自己的感觉,可能这也需要进棚找位置。如果我唱一首歌就像我主持《零点乐话》这档节目的状态,那应该是很好的,非常松弛,但又有位置,松弛并不是没有位置,怎么卸怎么来,是有位置的,贴在最下面那一层,特别舒服、特别踏实的感觉,就好象坐沙发那样,坐下去感觉不太渲,也不太硬,很舒服。恰恰像一潭湖水,下面有淤泥,你在湖水中落下,“啪”地正好落到淤泥下的感觉,非常舒服。

主持人罗西:我很想知道,这三首歌中有没有您自己创作的?

伍洲彤:是这样的,因为我是学作曲理论的,特别希望词曲全部由自己来,现在词和曲我会参与,但我会请一些专业的创作者和我一起来,现在已经有个朋友帮我构思了,也给我提供了一些小样,我把我对旋律的诉求、声音的特点和歌词的风格等大概要求跟他交流过了,他也给了我一些小样,我听完后不是特别满意,现在还在进一步的修改,反正我不会给自己(期限),什么时候出唱片。在明年“适当”的时候吧,想出一张唱片,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把我写的东西和唱片一块儿出了。你觉得这样挺好吧(笑)?

主持人罗西:三首歌加上您的诗集是吗?

伍洲彤:不是诗集,这段时间写了一些博客,包括节目里一些随笔,还有正在酝酿的一些内心的感受,都可以放在这个里面。

主持人黄星:能看出来,说到音乐的话题,小伍哥真是意犹未尽,但我们个人比较好奇,您个人喜欢什么音乐,或者近年您比较推崇谁的作品、喜欢哪几首歌?

伍洲彤:我曾经在节目中说过,作为一个DJ来说,他可以有个人的音乐喜好,但他在做节目的时候还不能够完全由自己的喜好来做。因为做一个DJ,包括做一个节目主持,一定要想到他推荐的作品(被)受众的接受(程度)怎么样,我不希望我自己特美,所有人都觉得这歌儿特傻或是根本听不懂,我觉得那是太另类的一种东西了,我还是大众节目主持。

但我个人来说,其实我比较喜欢纯音乐型的那种,歌曲的都一般,在我的生活里,我会把歌曲当成武器,跟听众过招,但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不会把“武器”带在身上,我会把它搁在办公室、搁在唱片里。我会带一些纯音乐的,钢琴、古典音乐,让自己很舒服,真正享受音乐的抚摩。

(提到)音乐的概念,很多人都会想到歌,其实歌是音乐最简单的方式,是和语言结合在一起的,真正的音乐是没有歌词的,它的旋律、演奏是一种语言,那是比较高级的。

主持人黄星:说到音乐,您还有另外一个刨不开的身份,以快女、超女为代表的一系列歌唱选秀节目的评审老师,做了这么多选秀节目,您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做评委的)?当时邀请您是以“知名音乐节目主持人”的身份,但后来也引起了一些争议,您是怎么看待这些选秀节目的?

伍洲彤:其实我知道很多人认为我坐在评委席上说的话代表谁,为什么会请你去做全国人都非常关注的一档选秀节目的评委?特别是在决赛阶段。我想原因非常简单,我说的每句话都渗透着一种音乐的理想,或者说,都是有色彩的,而这两点其实是做电视节目需要的。我认为好的电视节目其实不一定看重你的身份,你是特牛的人或是多有经验,不是这样,他关键是看你说话的方式和这档节目的风格是不是吻合。

其实在湖南卫视做快女评委时我是更多感受到这些选手和我之间没有老师和选手的差别,我们之间是在对话,在聆听她们的歌声时,我希望我在作为媒体者、DJ、主持人或是音乐评论人时,能把我最真实的感受带给我身后有相同感受的人,替他们说出来,可能他们认为我能代表这一部分人,我只能说是“一部分”,不能代表“全部”。我觉得这部分人对音乐是有感觉的,认为音乐是美的,而且也认为生活非常美好。他不代表特别专业,也不特别“麻辣”、“毒舌”,很多人说听您说话“煽情”,我觉得不是“煽情”,而是“表情”,表达了你的一部分情感。这部分情感代表很多人是正常的,既不为了夺人眼球而搞什么离开或是怎么样,也不是完全小资的、自我的东西,可能它代表了一部分人的欣赏口味。所以我只能说我是作为代表,而不是个人怎么样。

我是这么理解的。

主持人黄星:刚才您说,从音乐的角度来说,对流行歌曲的兴趣反而一般。面对这些选秀选手,有没有自己觉得非常不错的?

伍洲彤:其实这些选手带给我的感动和震撼是改变过程非常快,让我觉得在艺术加工之后,在短时间内可以散发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光彩,很多人说,要让一样东西变得光彩夺目需要手工打磨,慢慢打磨,就像很多工艺品一样。但我定位“快女”,除了快乐,也有速度,很快地就让一个普通女孩变成明星,当然也不排除用一些外在包装和炒作,但你要发现,这些人确实变了很多,她们在这种包装和外在影响里,内在也发生了改变,它激发了人的潜质。所以让我非常欣赏和欣慰的是,它告诉所有人你能做到你认为可能做不到的事情,我觉得这是选秀节目的本质。

主持人黄星:那您接下来还计划继续担任这种角色吗?

伍洲彤:我觉得要看合作的关系,也要看明年节目的定位,有可能我们会继续合作,但也可能有些别的方面的合作,但有可能。作为评委来说,在镜头前的经验,包括对选秀选手的认识,都是非常重要的。从这几个角度来讲,明年应该还是要做,但要看时间和具体合作的方式。

主持人黄星:广播跟(做评委)冲突吗?

伍洲彤:我觉得广播和这些事情都不冲突,第一,做广播(节目)的筹备期不需要那么长,比如做今天的节目,提前几个小时去准备就OK了。还有就是我有一个制作广播节目的团队,在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也会把节目运行得很好,让我抽出时间来做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但更重要的是,我的工作还在明年的电台这边,其实我除了做广播主持、编辑之外,现在还要做管理,还要做一些行政工作,这可能是很多网友不知道的,我觉得那些都是默默无闻的工作,包括为我的团队、为我下面做音乐节目的人做一些服务工作,后勤工作也都是我来负责,因为现在我的身份除了是节目主持,还是我们节目中心音乐部的主任,在电台做音乐节目的人,我要给他们做服务,包括宣传精神的传达、包括福利的报销……你们可能会觉得这些事情怎么会和我联系在一起?其实我每天都在做这些事情,每天去办公室,除了把自己的节目做好,我还要签字、开会、领各种单据……(笑)慢慢来说,今后几年可能这部分的工作还会加大,还会有一些新的任务、挑战,我想这也是我个人发展的需要。在这么多事情里,我还是以电台工作为主,在这些工作之余,能排得开的时候我会把我的兴趣、把工作所不能体现出来的想法实现、拓展,我觉得要尽量让生命丰富一些吧,当然,能不能达到自己的要求也是不好说的事儿,还是要一步步走。总得来说我希望生活更加丰富、生活得更加好、让身边人更加快乐,“网聚”更多人的力量(笑)。

主持人罗西:很期待看到您的电视节目,您在电视前是什么样的状态?因为你做快女评委时就是在镜头前,很注重场合着装,会穿西服,您做广播节目时着装又是比较休闲的,您做电视节目会是怎样的状态?

伍洲彤:可能要根据电视节目的内容来定我的服装和造型,我觉得造型很重要,(做)电视(节目)就一定要有造型,因为你的造型和节目是一体的,不是分开的,在(做)电视(节目)时我可能会根据节目的要求在发型、化妆、服装各方面都有要求,毕竟自己也上了岁数了,也需要倒饬倒饬了(笑)。

主持人黄星:我们知道小伍哥的人气非常高,您有没有统计过您的粉丝里是来自于广播这部分的多,还是电视这部分的多?

伍洲彤:是这样的,北京地区(来自)广播(节目的粉丝)多一些,但现在我还有贴吧,现在我还有一个“彤盟会”,有几百个非常忠实、对我特别好的朋友,他们会定期在网上搞一些活动,我不在的时候他们也玩得特别开心,包括我的一些活动的发布,他们都会来参与。但我的时间特别紧,一直没有和他们太多交流,特别想通过这个机会说一声“对不起”,很多时候都应该和他们多聊聊,见见面什么的,但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成行),而且我也希望保留一部分自己的私人生活,我也是一个特别贪玩的人(笑)。但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没有签任何公司,也没有正式的经纪人,所以很多事情都得自己做,包括我的每一篇博客、很多活动都是我自己弄的,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吧。

主持人黄星:下一个问题,虽然答案很明显,但还是要问一下,粉丝里男粉丝多还是女粉丝多?

伍洲彤:女粉丝多,对,我觉得这很正常,要是男粉丝多就不对了(笑)。

主持人黄星:今天我们问的全是粉丝的问题。

伍洲彤:其实他们在什么地方我一点都不知道,有的是在外地,看了快女以后觉得伍老师点评得不错,还有一些是歌手的粉丝团,因为我曾经支持过他们(的偶像),所以也加入到(我的粉丝团中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让人接受,就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主持人黄星:对您来说,相对更难得的是不是那些从您第一档节目《零点乐话》(开始),一直跟您到现在的一批忠实听众?

伍洲彤:没有从93年一直坚持听到现在的,十几年时间了,但确实有十几年的听众。昨天我做直播时还看到一条挺感人的短信,他说在十年前,1997年时第一次听《零点乐话》,其实那时我已经做好多年节目了,他说听完以后……今天他毕业了,找工作、结婚、生孩子……今天晚上因为一个什么原因,特别偶然,(本来)他早就忘了这档节目,突然听到后他的眼泪突然就出来了,觉得十年后他还能听到这个人说话、还能听到这样的语气、那么熟悉的背景音乐……天哪,他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小孩子、看看自己的改变,他觉得太不真实了。我能够体会到他内心的感觉。

主持人黄星:现在您的主持事业已经相当成功了,(在)其他领域发展也不错,接下来您还有没有(想)达到的近期目标?

伍洲彤:其实刚才我已经说了一些目标,包括我的唱片,在电台的管理等等,我的目标……除了这些之外,我还是希望能有一个特别温暖的家,也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加平静,年轻的时候可能有一些轻狂,后来又因为各种原因,也有各种坎坷、曲折……我想人到一定年龄后还是希望回到一条平静的河流,去享受家庭、生活所带给他的特殊的满足。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目标。

主持人黄星:这个最大的目标反而是个人的生活。

伍洲彤:对。

主持人黄星:最后您还是对支持您的网友说几句话吧。

伍洲彤:今天说了很多,是我的心里话,也很难得有机会到网易来,虽然可能我们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第一次见面,但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建立起一种内心的默契,希望今后大家能继续关心伍洲彤、继续关注网易,我想,我们都是好孩子(笑)。

主持人黄星:非常感谢伍洲彤老师今天做客网易跟我们聊了这么多非常精彩的故事,希望网友能够继续关注伍洲彤老师接下来的动向,包括唱片、新节目……(希望)以前的忠实听众也能够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谢谢我们的网友、谢谢你。

伍洲彤:谢谢。

主持人罗西:谢谢伍老师。

1 2 3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肺切除手术两年后,我的胸腔里流出了“奶茶”

肺切除手术两年后,我的胸腔里流出了“奶茶”

果壳
2021-07-29 19:08:14
伊朗特种部队突然发动伏击,摩萨德暗杀队全体被俘:缴获大批武器

伊朗特种部队突然发动伏击,摩萨德暗杀队全体被俘:缴获大批武器

无定河
2021-07-29 16:49:56
林生斌真相开始浮出水面,细节人物被扒出,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林生斌真相开始浮出水面,细节人物被扒出,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素素娱乐
2021-07-29 16:58:33
7女1男被困无人岛,八年后美国军队无意间上岛,却发现了个村子!

7女1男被困无人岛,八年后美国军队无意间上岛,却发现了个村子!

大鱼见闻
2021-07-28 17:22:19
越南强行废除汉字75年,过年春联用拉丁文写,网友看后忍不住笑了

越南强行废除汉字75年,过年春联用拉丁文写,网友看后忍不住笑了

读史阅事
2021-07-30 10:19:49
李行扔队长袖标给蒿俊闵,引发球迷不满,直言对蒿俊闵不够尊重

李行扔队长袖标给蒿俊闵,引发球迷不满,直言对蒿俊闵不够尊重

国足情报社
2021-07-30 01:23:32
郑州暴雨使郑州房价下跌,洛阳、新乡、开封等纷纷跟跌,这是为何

郑州暴雨使郑州房价下跌,洛阳、新乡、开封等纷纷跟跌,这是为何

你的置业顾问
2021-07-30 06:44:11
消失70多年的纳粹青铜鹰被捞出,富豪出价9000万,德媒:立即归还

消失70多年的纳粹青铜鹰被捞出,富豪出价9000万,德媒:立即归还

子夜说史S
2021-07-28 21:23:41
曝光!桂林热门景点刚拍下的,不脸红吗?

曝光!桂林热门景点刚拍下的,不脸红吗?

梧州资讯
2021-07-28 16:38:03
权威专家回应新冠病毒溯源热点问题

权威专家回应新冠病毒溯源热点问题

国际在线
2021-07-23 13:36:04
疑点出现:保安用5分钟拿破门斧,但返回时林生斌家门却已经开了

疑点出现:保安用5分钟拿破门斧,但返回时林生斌家门却已经开了

深海再深也不及深情
2021-07-30 00:18:12
不打自招?滴滴被调查后,有人悄悄撤回赴美上市申请

不打自招?滴滴被调查后,有人悄悄撤回赴美上市申请

李宛白爱娱乐
2021-07-30 10:15:34
42岁女星二胎流产后首发声,数度哽咽强忍泪水,宣布喜讯仅2个月

42岁女星二胎流产后首发声,数度哽咽强忍泪水,宣布喜讯仅2个月

正能量瓜总
2021-07-29 17:39:08
西班牙王室那个可怕的孩子长大了,就连国王都忍不住让姐姐管管他

西班牙王室那个可怕的孩子长大了,就连国王都忍不住让姐姐管管他

要闻每日关注
2021-07-30 09:22:11
极度自律!陈梦夺冠并非偶然,陈梦父亲:她近10年只回家三四次

极度自律!陈梦夺冠并非偶然,陈梦父亲:她近10年只回家三四次

三喵体育汇
2021-07-29 21:57:06
奥恰护法,帮马龙清除一切障碍,然后输给马龙

奥恰护法,帮马龙清除一切障碍,然后输给马龙

大嘴鸟娱乐
2021-07-30 07:41:08
三野名将当众顶撞粟裕,毛主席当即批示撤职处理,粟裕作何反应

三野名将当众顶撞粟裕,毛主席当即批示撤职处理,粟裕作何反应

上下前后左右五千年
2021-07-29 17:27:28
首金得主杨倩回国隔离!此前已申请休学专心备战 与杨皓然只是普通朋友

首金得主杨倩回国隔离!此前已申请休学专心备战 与杨皓然只是普通朋友

红灯停路灯行
2021-07-29 19:37:52
报应来了!日本多个项目惨遭溃败!对手发狠,东道主你就厉害了?

报应来了!日本多个项目惨遭溃败!对手发狠,东道主你就厉害了?

体育的点点滴滴
2021-07-29 15:38:39
长肉“最猛”的6种主食,馒头米饭都靠边站,也许你天天都在吃

长肉“最猛”的6种主食,馒头米饭都靠边站,也许你天天都在吃

资讯沸点
2021-07-30 04:29:10
2021-07-30 12:48:49

头条要闻

美媒:秦刚一到华盛顿就发出和解信号 言论更具安抚性

头条要闻

美媒:秦刚一到华盛顿就发出和解信号 言论更具安抚性

体育要闻

超燃!汪顺5年让奖牌换色 中国泳坛一哥

娱乐要闻

脸垮被嘲 失去美貌的热巴还剩什么?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特斯拉Model 3国内起售价下调至23.59万元

汽车要闻

先立个flag再说 保时捷发布六座MPV概念车

态度原创

房产
本地
教育
数码
公开课

房产要闻

[上海]二手房新政观察:热门板块行情未现明显变化 房东仍然乐观

本地新闻

除了木村拓哉,日本到底还有帅哥吗?

教育要闻

2021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候选人公布 唐江澎、刘秀祥在列

数码要闻

华为P50 Pro体验:众人期待值拉满后,它终于来了

公开课

在云南山沟住了14年的外国人:能熟练骑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