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传媒 > 正文

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微博使传播生态发生改变

2010-06-13 10:12:07 来源: 现代快报(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封新城,《新周刊》执行总编,资深微博(http://t.sina.com.cn)人,独创“飘一代”、“她世纪”等影响深远的新锐概念。《新周刊》对微博等新媒体持包容和接纳态度,刊发了大量微博作品

封新城,《新周刊》执行总编,资深微博(http://t.sina.com.cn)人,独创“飘一代”、“她世纪”等影响深远的新锐概念。《新周刊》对微博等新媒体持包容和接纳态度,刊发了大量微博作品。

在《新周刊》执行总编封新城眼里,一场微革命正在发生,这种革命改变了传媒的生态。那么,就整个微博生态而言,又出现了哪些问题,个体又如何置身于复杂的情境中安然无恙?在阶层分化严重的微博,草根微博有没有希望?快报记者就此与封新城进行了对话。

微博使传播生态发生改变

现代快报:微博是不是一场革命?我知道《新周刊》曾提出过微革命的概念。

封新城:2010年1月15日,《新周刊》第315期封面以大字标题《微革命——从推特到新浪微博》推出了“微革命”的概念。我在和新浪曹国伟聊微博时也举过一个例子,在没有新浪微博之前,有一种说法是,新浪是一种传统媒体,而微博的这种形态实际上是使每一个具体的点、那些点中的个人,他们直接作为发布者在这个平台发布,通过转发、点评、回复等各种方式,其实是改变了整个传媒的生态。

现代快报:微博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了?

封新城:我想,这还是一个雏形吧,它对未来的整个世界的信息传播、信息获取、信息交流等等,都会带来非常多的启发。

现代快报:它与传统媒体有什么区别?

封新城:传媒的传统生态我们都知道,如记者采集,由编辑编辑……但你看,现在受众就是发布者,这一点就已经彻底地改变了,而这一点不等于说现在已经是个现实了,它还受到管理上的、大家对这个事物理解上的局限,它只是呈现了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启发我们。我对新闻系的学生说,如果你们现在不参与微博,那么你们就不可能成为未来的一个传媒工作者,因为你们没有在未来传媒的故乡呆过,我的意思是说微博是一个真正的传媒人长大的故乡。

比如说,我现在在新闻现场,拿起相机就拍,传入我的微博,如果我的微博有足够的粉丝,他们的转发足够得大,又有相关的专家在场,并对这个信息进行点评的话,你会发现,这个新闻是变了的。然后,报纸和电视就可能从微博中获取新闻。我们不是说过去那种传统的传媒方式已经不存在了,而是大家共同去创造一个可能的未来的媒体生态。

现代快报:您对新闻系的学生还说过一句更肯定的话,如果你们不参与微博,就没有资格做传媒。

封新城:对,这句话看起来极端,其实大家特别是传媒人都有感受。同时,一个真正的传媒工作者,是不可能从课堂上学出来的,你必须去了解。

现代快报:您也说过这样的话,微博也是自媒体。

封新城:自媒体的真正含义是,我们讲,不只是一个消息的问题,观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不只是看到一个简单的对事物的描述,同时是对这个事件的看法,还有对人生的看法,我们活了一辈子,最重要的无非是积累了对于人生的看法,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

微博具有革命意义

现代快报:关于微博的主要功能,您怎么看?

封新城:有的人把微博当作BBS,有的人当作一种即时通讯工具,那也是可以的,但我觉得它的功能是非常多样化的,有些人只使用了它的一部分功能。这种功能的开发会随着微博的成长越来越好。

现代快报:有的人认为,微博是博客的升级产品,但更多的人认为,其实微博和博客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封新城:博客主要是写了让人来看,而微博的互动性是博客不能比的。微博的特点是,一件事情,多点描述,这是对传播的多大的革命啊。对某条消息,在微博中如果通过多个点看,就能发现,可能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这样一来,事情就更复杂了,这也不是我们两人今天在这里能说清楚的。

现代快报:6月9日上午11时许,导演陆川在微博爆料,称某青年导演被人砍伤。记者致电陆川,对方证实该青年导演是梅婷的前夫、导演鄢颇。前一段,任志强被鞋袭,也是网友通过微博爆料的。可以说,从博客到微博,舆论的平台得到了升级。

封新城:你不谈,别人谈,你不爆,别人爆,微博可以说是更无限逼近真实的一个工具。只要微博诞生了,无论遇到什么阻力,它都不会死的。古代还有鸿雁传书呢,现在看到的是什么,看的是短信、广播、电视……一系列的革命。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从转传统媒体的东西,到论坛,再到博客微博,也是递进的。我们应该为这些更人性的东西欢呼。

有时候我会被一些人骂得很愤怒

现代快报:我们刚才探讨的是一种传媒的生态,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生态,比如说,微博中,人们往往很容易愤怒,而微博当中也出现了一些引起“圈内圈外人士”关注的吵架事件,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的围观和拉架、评论,等等。

封新城: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可能喝到干净的水,也可能喝到不干净的水,可能吃到干净的菜,也可能吃到不干净的菜,你在空气中只要呼吸,就一定会呼吸到被污染的空气,这是任何一个事物与生俱来的共生性。要允许各种不同意见、情绪和表达的存在。如果我们面对的都是一个亮晶晶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失去了努力的理由了。所以说,微博中的生态,好与坏,吵架打架等等,不必作为一种特殊的现象去讨论,它是必然存在,也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善的。

现代快报:那就个人而言,如何在这个有点复杂的生态中适者生存呢?

封新城:就个人而言,你可以采取取消、拉黑等手段,让那些你不喜欢的东西在你面前消失。我个人也做过这些事情。必然说,我关注的一些人互相吵起来了,吵到后来,我觉得无聊,就会发条微博:请这些无聊的人收声,不要脏了我的屏幕。而这条微博他们肯定是看得见的,那么就通过我的影响力去喝止了这些无聊的做法。

现代快报:在这个生态圈,又以哪些人最为活跃呢?

封新城:是以传媒人、企业家、明星等社会名流为主,以一些微博的所谓核心的意见领袖为主,不过草根也一样在崛起。我注意到,有些人并没有名声,但是他通过跟我的帖,评论我的帖的方式让我发现他写得很有意思,那我就会也进他的微博看,将他的一些有意思的话转出来,换句话讲,这种转发和发现,有时价值更高。你作为一个没有名气的人,大家不关注你,这个没必要有怨气,关键是你要出东西。大家都是平等的,你经历得多,当然你的东西就会写得好,就自然会被别人发现。有的年轻人讲,呀,现在都是你们精英怎么样,其实这个话反过来也是这样,你成了精英的话,我不也是草根了吗?用不着去比,去抱怨。

现代快报:这也是我刚才想提问的,现在有人说,微博中出现了严重的阶层分化,是这个问题吗?

封新城:这种东西有什么好觉得奇怪的呢?现实当中的圈子也是这样的啊,在大街上你会和陌生人打交道吗?不可能的啊。但是在微博中产生了一种现实中不可能产生的相遇,由此产生的社交圈比你现实当中的社交圈大多了。你不看到这些好的,怎么尽看到这些不好的呢?

现代快报:您在微博中被人骂过吗,被骂后又是怎么做的?

封新城:微博是一个新生事物,它的好坏我都看到了,有时候我会被一些人骂得很愤怒,但是最后我还是很轻松地处理好这些事情,一笑就过去了。

现代快报:应该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上微博的,而有些人正是因为不喜欢这种“骂来骂去”的环境。

封新城:我的好朋友于丹就不开微博,她在电视上有自己的平台。

现代快报:您有没有问过她为什么不开?

封新城:这个不用问啊,我知道她为什么不开。我拍张照片放上微博,她也会笑我:你成天被这个东西困进去了。我说我是传媒人没办法,她是学者不一定需要这个方式,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东西的出现将是革命性的。她认识到,和她使不使用是两码事。

快报记者 刘方志

董莹 本文来源:现代快报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传媒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