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传媒 > 正文

法官投百万巨资从商 合作不成怒索高利息

2010-02-09 13:04:39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四川省西充县人民法院法官何绍明两年前与个体商人赵自均签订协议,商议共同出资购买土地用于房地产开发。后因投资失败,双方签订解除投资合作协议。从签订合同到解除合同只有短短的24天时间,何绍明不仅获退投资的100万元钱,而且另外获得利息及其他开支30万元。但后来因赵自均未能及时还款,何绍明将赵自均告上了法庭,索要高达3%的高利贷利息。赵自均认为,何绍明作为在职法官与原告签订合伙协议,严重违反了法官法等法律的规定,要求确认原、被告签订的有关协议无效。法院一审二审,均认为法官经商虽身份违法,但不影响合同效力,未支持赵自均的答辩理由。

“原法院副院长、现任法官”、“投资百万巨款从商”、“高达3%的高利贷利息”这些敏感的字眼使得本案格外引人注目,在当地造成很大的影响。主要争议是:法官与他人合作投资,是否为“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这一行为是否违反法官法?如是,那么所签订的相关协议是否属于合同法有关条款规定的无效情形?

法官投资百万买地

赵自均和何绍明的故事要从2007年说起。

2007年9月7日,何绍明与四川南充个体商人赵自均、四川安汉建筑有限公司经理袁明碧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共同出资竞买了南充市周家坝1-3号地块。

赵自均说,当时考虑到何绍明担任西充县法院副院长多年,并且至今还是法官,具有丰富的社会资源,又懂法、会协调社会关系,便放心与其达成协议。协议约定袁明碧出资1300万元,赵自均出资600万元,何绍明出资100万元,共同以四川安汉建设公司的名义竞买了南充市周家坝的土地,三方以各自最终的投资股份按比例分取收益。

竞买成功后由于种种原因,三方决定不再合作,2007年10月1日,三方签订了解除投资合作协议,约定该地块使用权归赵自均。虽然只有短短24天的合作,但赵自均考虑各方因素,同意退还何绍明本金100万元及利息等30余万元。按协议规定,赵自均要在2007年11月30日之前返还本金100万元,12月30日前支付利息等30万元。后来,因为资金困难,赵自均未能如期退款,而是自2008年4月至2009年1月陆续支付了何绍明90万元,本金尚差10万元未付。

2009年4月份,赵自均接到了法院传票,何绍明将他告上法庭。何绍明起诉称:2008年2月23日,与赵自均在一起协商还款之事,赵自均提出资金困难,要求将该款共130万元转为借款,并承诺按3%的月息付息,双方商定后未立据。至起诉时赵尚欠其本金40万元或50万元,要求偿还本金并给付利息36.32万元。

对此,赵自均进行了答辩,他认为:本案系合伙纠纷,而非民间借贷,该债权债务关系是基于双方共同投资而产生的纠纷。他已返还原告本金90万元,仅差本金10万元。双方合伙行为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双方签订的协议属无效。原告诉称的利息双方没有达成协议,没有证据证明他承诺给何绍明3%的利息。

法官违法经商合同是否有效

法官经商违反法官法、公务员法等法律的强制性禁止条款,所签订的解除投资合伙协议是否有效?因为法官身份的敏感,此案在当地引起了广泛关注。

经审理,一审法院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认为,何绍明身为公务员,按要求不得参与经营性活动,何绍明参与赵自均等人投资竞买土地进行经营的行为违反了纪律规定。三方签订《投资合伙协议》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在还没有进行经营活动的情况下,三方就签订了《解除投资合伙协议》,按解除协议约定,何绍明已完全终止了投资合作协议中的权利义务关系,同时对三方投入的资金及利息,按实际开支的费用和当时的土地增值进行了结算,明确土地权属及今后的经营权归赵自均一人所有,以及赵自均应当向何绍明给付的款额和期限。该解除协议完全是三方自愿意思表示,其内容也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并且,该解除协议是一份独立完整的合同,不是投资协议的从合同。何绍明签订投资合作协议的行为是否有效,不影响解除投资合作协议的效力,故三方签订的《解除投资合作协议》合法有效。

这一判决引起了广泛争议:身为公务员的何绍明法官从事经商是否合法?

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十四)项规定,“公务员必须遵纪守律,不得有下列行为: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法官法第三十二条第一项规定,“法官不得有下列行为: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

法官从商是违法行为,那么其违法行为签订的合同是否有效?

二审中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和法官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是对主体得以从事的法律行为的限制,并不影响相应法律行为的效力,属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不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合同法的司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之规定。因此何绍明等签订的《投资合作协议》有效,由此产生的《解除投资合作协议》也应有效。

赵自均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认为,既然法官法明文禁止法官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何绍明法官理应遵守,何绍明作为合同一方,主体不合法,民事法律行为不能成立,所签合同依法也应属于无效合同。为何法院仍然判决有效?

法官索要高利息

在本案中,何绍明向赵自钧提出了3%的月利息的诉求,这使得“法官放高利贷”一说在当地广为流传。而这其中因为双方没有书面立据,3%利息存在争议,使得案情更是扑朔迷离。

法院审理认定,赵自钧2008年4月14日第一次偿还了20万元,何绍明出具收条写明:“收到的此款系按协议应于2007年12月底支付100万元中的20万元,利息未结算。”此后有两次收条中写明“赵自钧还借款”。而2009年1月13日出具的收条中写明:“收到赵自均归还借款10万元。依2008年初双方约定,借款利率按3%计算,至今尚未结算和给付”,该张收条上“依2008年初双方约定,借款利率按3%计算,至今尚未结算和给付”的字句被划掉,另写有“同意支付本金不同意计算给付利息,赵自钧8.1.13”字句。据此法院认为,赵自均并没有偿还上诉人利息,虽然没有书面约定按月息3%计算,但根据合理推论,双方有利率为月息3%的约定。

对此赵自钧表示了极大不满:“法院判决只认定对何绍明的合理推论,却对我的合理推论置之不理。”

让赵自均如此不满的是一审判决中针对收条上“依2008年初双方约定,借款利率按3%计算,至今尚未结算和给付”的字句被划掉和另写有“同意支付本金不同意计算给付利息,赵自钧8.1.13”字句的推断。因该收条是原告何绍明写了条据并领走10万元款后,交由被告赵自均保管,开庭时被告才交出该收条,没有证据证明是在原告领款前已划掉的利息约定。同时,按常理分析,如此大的金额和高利率,若被告不同意此利率标准,被告完全可以要求原告在收条上注明另行协商利率或去掉该利率的内容,由原告重新写收条才支付10万元现金。

赵自钧告诉记者,何绍明当时是去他公司财务领的钱并给的收条,他并没在场,是事后才发现了该段话,于是要求何绍明删掉,但何绍明一直不理睬,直到起诉。

虽然两级法院最后对30万元的利息是借款还是非借款认定不同,但是都认定赵自均曾答应按3%利息借款。但因为利率超过了国家法律限制性规定,因此要求赵自均按人民银行规定的基准贷款利率的四倍向何绍明支付利息。

违法法官没受到任何处分

西充县隶属于四川省南充市。数据显示,2009年,西充县经济在四川省181个县市中排名第111位,自从实行阳光工资(也即地方性津补贴)后,公务员收入有所增加,但是西充县法院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每个月两千元的收入,再多就没有了。”而一名原法院副院长、现任法官竟然能一下投资100万元,这在这个经济落后的县城影响非同小可。

记者在西充县人民法院走访得知,现年54岁的何绍明从领导岗位退下后已经很少来单位上班。

“他在外面的活动谁也不清楚,反正法院福利待遇他一样不少”,一位上了岁数的法院工作人员这样说。

因为涉及到原来的领导,西充县法院上下皆以“一把手院长不在家”为由,或说“不清楚”或称“不方便说”,拒绝接受采访。而何绍明原本答应接受记者采访,到后来也临时变卦为拒绝接受采访。记者到西充县纪检委了解到,何绍明的违法违纪行为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和处分。

《人民代表报》2010年2月6日第七版

曾华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戒掉酒瘾烟瘾,我的人生开了挂”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传媒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