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传媒 > 正文

音乐广播白杰:我拿“十佳主持人”是迟早的事(二)

2009-11-25 15:33:50 来源: 网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他是北京电台当红DJ.他从小热爱音乐,把稚嫩的声音录在磁带里,音乐DJ的童年试验版。他曾经想学表演,大学却考取戏剧文学系,跟过剧组,写过剧本,演过路人甲; 做过报刊企划,做过金牌司仪……他就是白杰。

    网易传媒:您做这个节目几年了?

    白杰:做早间节目到今年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第七年了。

    网易传媒:这么多天,每天都要…

    白杰:早起。

    网易传媒:几年如一日的。

    网易传媒:保持这种状态。

    网易传媒:肯定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

    白杰:瞧我这眼袋。

    网易传媒:不说眼袋,就是状态这个东西。

    白杰:我讲一个故事,作为主持人来讲,这次拿到了北京台的最佳主持人,对我来说是一个荣耀,其实每一个行业都要有自己的一份良知,主持人也是一样,要对得起自己的工作。说得细一点的,就是当你坐在话筒跟前的时候,其实是不太允许自己以一个非常差的状态出现的,如果我今天状态非常差,我记得有一次我失恋了,然后我直接请假,我告诉另外一个DJ,说我今天来不了了,因为他跟我是好朋友,我说我失恋了。

    网易传媒:就是状态不好的时候宁可不上?

    白杰:对,我宁可不上,因为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怎么带给别人快乐?因为我的节目就是带给别人快乐的,如果让我愁眉苦脸的跟大家说,大家好,我是白杰,今天心情不太好。你知道早晨有多少人心情不好吗?大多数的人不可能像电影或者偶像剧一样,起来之后太阳就照在你身上,刷牙洗脸之后精神抖擞的出门,偶像剧一样的坐公车,还有女孩冲你微笑,这是电影。生活当中早上看到最多的画面是什么?是无奈、漠然,是一天重复一天的恐惧,是疲惫。我有试过坐着清晨的地铁,以及晚上最后一班的地铁,很早以前我还没有私家车,就发现大家的表情其实…那个时候是挺让人辛酸的,或者心疼,尽管那是陌生人,但是你觉得我们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努力,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可能就伤痕累累,然后到最后就变得很漠然。坐在地铁里,一晃一晃(面无表情),或者玩儿手机或者怎么样。我希望给大家带来快乐,所以不开心的状态一定不会呈现在大家面前。我刚刚说的失恋是一个故事,还有一个就是曾经有一次跟一个盲童学校,就是特殊儿童的学校进行慰问,就是有盲人听友,他们因为是看不见的,所以在他们的世界里面声音是占据非常重要的比例的。我几乎每次听友会的时候都有碰到盲人朋友到现场来,他们握着我的手告诉我,说白杰你知道你的声音对我们来说多重要吗?可能正常人不一定能想象得到,声音对他来说就是生活的动力,甚至是他生存的勇气。

    网易传媒:基本上是全部了。

    白杰:对,当他早晨打开收音机听到你的声音的时候,他觉得他还活着,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有声音的,是有色彩的,而你放的一些流行歌曲,你准备那些好听的歌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这就是全部。不可能像我们一样,在这边看着电视,CCTVMTV,不可能看着网易的视频直播,不可能看到这么帅气的男主播、女主播,还有我这张脸。他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他不关心这些,他只是握着你的手告诉你他很感谢你,很需要你。有一次我上直播,确实情绪不高,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可能有不开心的事情,我是强打着精神做的这场节目,还是很High,早上还是叫早,整个感觉也不错,最后听众在短信平台上给我的回馈也是说白杰你今天一如既往的High,一如既往的开心,很高兴。他们觉得没什么问题,后来碰到这个孩子,跟我说,说白杰哥哥,我那天听你节目,你不高兴吗?我就傻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网易传媒:对啊,为什么是一个小孩子提出来的。

    白杰:不是孩子这么简单,后来我在想,就是盲人的耳朵是比平常人更有力量的,他甚至可以听出来你的情绪,哪怕是一点点的细微的变化,我们普通人和正常人根本感受不到,但是他就可以感受出来,说觉得我不开心,我说没有啊,很开心,他说不可能,反而更敏锐。从这一点上来讲,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首先在生活当中自己要是一个快乐的人,如果你自己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就没有办法把你的快乐带给别人。所以我在生活当中就是一个很自High的人,就是有的时候自己逗自己,大概就是有时候像孩子一样,有很多孩子气的东西,比如跟宠物玩儿,显得像小孩子,有的时候还会跟自己的家人恶作剧,逗他们玩儿,像个孩子一样跟他们追逐打闹。像一个成年人来看的话,堂堂七尺男人做这些事情,让人觉得很幼稚,但是这就是我,也是白杰到现在的一种动力。

    网易传媒:看你资料的时候有一点不太相信,最喜欢跟你宠物做的事情就是让猫舔你的鼻子。

    网易传媒:看我们的功课做的多细致。

    白杰:这也太细致了,因为大家提问嘛,就是你有什么特殊的嗜好,除了我们生活当中极其重要的隐私和嗜好不能讲出来,其实这个也是很隐私的,从医学角度来讲,猫舔鼻子不能去黑头,没有什么功效(笑),我就是喜欢跟宠物亲密的感觉。后来我养了大大的狗,它会把你舔的满身都是口水,也不会觉得好脏。但是也不会告诉那些不喜欢宠物的人,说你一定要让狗去舔你,猫去舔你,他们不喜欢这样,因为很多人是有洁癖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可能我喜欢猫舔我鼻子,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快乐。

    网易传媒:这个我觉得也挺重要的,因为可能跟宠物的互动也是您刚才说的,让自己变得快乐,把快乐带给所有的听众。

    白杰:您需要吗?我下次让它舔一下您?

    网易传媒:我听听您的节目就行了(笑),您刚才说的我特别有感触,因为我们俩就是每天坐地铁里的人,所以每天真是非常需要听到这样的声音。因为我们知道,您的节目是以音乐为主线的节目,能不能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分几个小板块?或者节目最大的特点在哪里?

    白杰:可以在网易这么好的平台给自己的节目打广告,确定待会儿不会收我的广告费吗?

    网易传媒:太好了。

    白杰:有多长时间?

    网易传媒:好好说。

    白杰:好了,各位网友,我们的节目是北京音乐广播FM97.4,每天早上7点到10点播出,3小时音乐接力。音乐为主,很多好歌串联,中间可能会听到我个人比较High的状态,但是我现在要自我检讨,就是创意还不够,需要继续努力。但是其中会有一些精心设计的小板块,比如《娱乐天天报》,会精选在最近发生的一些新鲜娱乐资讯带给大家,还有《最先听》,会让大家了解最近什么歌是最新最火的,还有《音乐好榜样》,会告诉大家美国的榜上好歌,另外还会给你讲笑话,会提醒你时间,会给你一些最及时的资讯和出行的提醒,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给你快乐。还会有一些互动,有一些问题抛出去,大家可以以短信的方式参与,有一些小小的设计,其实都是比较人性化,比较贴心的。因为广播作为一个声音的媒体,不可能像电视一样呈现很多的素材,只有靠声音,靠各种我们可以依仗的方式,包括网路都是我们现在需要依仗的媒体,跟听友保持很密切的互动,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节目。

    网易传媒:像目前这样的结构,中间有没有一些调整?因为56年的时间了,不可能一开始就达到这么成熟的(状态)?

    白杰:有调整,因为我换了城市,从上海到北京,我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上海的网友看这段视频。

    网易传媒:肯定有。

    白杰:上海的网友不一定记得我这张脸,也应该记得,但是我的声音你们应该会记得,其实对上海这座城市还是很有感情的。到北京之后,其实在风格上面是有一些变化的,上海可能生活节奏相对北京更快速,大家对于音乐和资讯要求更高一些。但是北京人的话,咱高兴就行,我作为一个北方人,我觉得就是高兴,咱就是聊,有时候就是侃、贫。

    网易传媒:相对简单一点。

    白杰:对,听友的要求不一样,决定了最后呈现的状态不一样。

    网易传媒:您既然说到在上海那一段了,咱们就进入下一个环节,痛说革命家史(笑)。

    白杰:(笑)。

    网易传媒:讲讲您是怎么走上DJ的从艺之路?

    白杰:不打算来一个特凄凉的音乐吗?

    网易传媒:后期配进去,咱就成《艺术人生》了。

    白杰:我认为某个人从事某种职业,都是偶然当中的必然。曾经很多次接受采访的时候,别人采访我,或者有时候聊天问起来怎么当DJ的,先说必然性,再说偶然性。必然性是这样的,我从小就是很喜欢说话的人,首先喜欢说话可以做哪些工作呢?律师、老师、说书的、说相声的,没事儿跟胡同口儿臭贫的,多种选择。

    网易传媒:还有卖保险的,卖药的。

    白杰:哎,卖药的,推销的(笑),还有就是播音员主持人。当时没有这个概念,只是小时候听收音机里面有好听的声音,会有好玩儿的评书,当时人小,很傻,觉得收音机里面是不是有一个人在,就拆那个收音机。我想很多广播的主持人,小时候都有一个习惯、毛病,就是拆收音机。我记得当时家里有一个可以录音的机器,当时我们听音乐的来源还是卡带,就是磁带,我把它放到里面去录自己的话,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么做,只是很简单的做一件你认为很好玩儿的事。打个比方说,放了一张林志颖的专辑,然后在前面我就会讲,那个时候年纪也不会特别大,小小少年吧,说什么天空很蓝,怎么样怎么样的,这首歌曲是林志颖的。多年之后,当我再回想的时候就会觉得好奇怪,现在音乐DJ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在前奏之前讲话,介绍歌曲。后来特好玩儿,就在一个发小儿的家里找到一盘卡带,他说白杰这有你的卡带,里面有声音,拿出来一起听,里面就传出来我小时候的声音,特别稚嫩的声音。

    网易传媒:变声前?

    白杰:对(笑),还是青春期的时候的声音,那个时候小虎队的一盘卡带,一下子就会觉得时光被倒转了,“唰!”的就回去了,心想那个时候就开始做这个了,就很奇妙。其实我一直认为,每个人做什么样的工作,说有一点宿命论,并不一定说是被安排好的,但是是一步一步朝着你自己应该做的事前进的。

    网易传媒:您讲的都是一些比较诗意的角度,咱们就说真正踏上这个圈子,是因为什么样的经历?

    白杰:因为后来一直尝试做跟广播相关的工作,比如在学校的时候的演讲,包括学校的广播台这些东西。大学毕业之后,当时记得先去做电视主持人,去深圳做了一小段时间,不太成功,当时也没有打算在深圳逗留太久,就回到了北京。之后去了一家比较有名的报纸,那个时候刚刚出来的一份报纸,具体不提名了。

    网易传媒:我们差不多也知道了。

    白杰:(笑)然后做了一段时间,觉得跟我自己想象当中的生活不是一个状态,然后就想说将来自己做什么,这个时候突然想到是不是考虑之前自己喜欢的东西,给拾回来。因为我大学学的跟广播不沾边,没有学播音主持。

    网易传媒:我们知道您学的是什么,可能您的忠实听众应该也知道。

    白杰:他们都知道。

    网易传媒:您是戏文系毕业的,中国戏曲学院。

    白杰:不是学唱戏的。

    网易传媒:是戏文,是不是有一点像编剧这方面的?

    白杰:没错,说到这的,当时因为上海有一个亲戚,他跟我说上海在招一批主持人,我当时就抱着一个心态,太多故事都是这样的,抱着一个肯定去不了的心态,因为第一当时没有想好离开北京,然后就去了。当时先去了一家体育电视台,待了一下,就觉得不太合适,可能自己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当时其实挺灰心的,觉得可能这个城市或者这样的工作不太适合我。恰好碰到了电台的招聘,当时其实就是打了一个电话,后来人家就通知我说你来考试吧,那天我记得很多人在考试,我也没有想会留下,因为我第二天就要回北京了,然后就去考。考完之后,我记得那一个下午,当时的上海台的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说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边先做一段时间,当时就觉得很奇怪。

    网易传媒:太有兴趣了。

    白杰:对,就是突然一扇大门向你打开了。但是这扇门向你打开,能不能进去就看后来了。之后就按下不表,网易以后有机会再请我过来做访谈的话再说。之后要磨合,要学习,之后就成了一位大家喜闻乐见的,非著名的著名广播节目主持人。

    网易传媒:然后怎么又回北京,进了北京音乐台?

    白杰:其实在上海算是我广播生涯里面小的巅峰期,因为也是刚刚拿了最佳DJ。我当时在上海拿的最佳DJ只有一个人。

    网易传媒:比您这个十佳还厉害?

    白杰:可以这么说吧,我觉得现在的十佳对我来说更重要。因为当时在上海拿到最佳的话,已经有好几年的积累了,就觉得到时候应该拿了,所以就拿到了那个奖。之后的一段时间,因为在上海有很大量的听友群,很多人喜欢我的节目,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的机会,北京台的领导在上海的时候聊了一下,知道我是北京人,说你家在北京为什么在上海?其实我爸妈有一个意向,希望我还是回到他们身边去。其实我跟很多的网友和我的听友解释过,落叶归根嘛。我曾经在我的博客上写,上海是一个很好的城市,我经常会觉得我在这个城市里面生活的像偶像剧里面的主角一样,不真实,觉得那不是我。但是回到北京没有这个感觉,特奇怪。一回北京跟哥们儿去簋街吃串儿什么的,觉得这就是我,就是我要做的事。就做决定,要回来。但是这个选择意味着要有很大的舍弃,之前的全部推倒,重新开始。到了北京台,这是一个极为优秀的,甚至可以说更为优秀的平台,因为北京的影响力是全国性的,而且北京台藏龙卧虎的,各位DJ都很厉害,到了这边之后会不会像以前那么受欢迎?会不会不像以前那么有名,不像以前那么优秀?当时我进台的时候,我们台一进门,一楼就挂着特别大的照片,就是十佳主持。

    网易传媒:我看过。

    白杰:对,前段时间来过嘛,都是一些喜闻乐见的北京主持人。当时就在想How Long?就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他们在北京这样的程度?这对我来说甚至是一个梦想。在我离开上海的时候,当时我的同事、领导还有听众,他们希望我在北京能够更好,他们希望我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成为北京广播界的明星,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目标。当你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的时候,工作就会变得很有目的性,就特别有动力。然后我的起早贪黑就变得有了一个目标了。所以我觉得起这么早没关系,第一我爱我的听友,第二我爱我的梦想,我要成为北京台的十佳主持人。这个梦想在我之前评选的时候很低调。

    网易传媒:会拉票吗?

    白杰:对啊,很多人跟我讲,我说不会啊,时间太短了,来台两年多的时间。

    网易传媒:心里应该多少有点数了吧?

    白杰:就是没有想到,包括有一次在朝阳公园的拉票会,都没有想到现场的听友那么热情,能给我挤成香河肉饼了(笑),真的没想到,从那个时候开始心里稍微有点底儿了,原来还挺受欢迎的(笑)。但是比较低调,到今天我可以稍微高调一点的说,我拿这个十佳主持人是迟早的事,如果这次拿不上,我以后一定会拿到。就是当你有了这样的梦想,比如说你说我打算在东二环买一套房子,如果你有了这样的一个目标的话,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买得到,时间早晚的问题,真的是这样。因为你会想尽各种办法去买到它。人就是备不住你有决心,有野心。其实野心这个词很多人说起来认为它是贬义词,我认为在现在的社会当中,野心不应该是简单的贬义词。

    网易传媒:应该是必需的。

    白杰:对,因为我们人人都要生存,有生存就会有竞争嘛。所以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残酷的事儿,包括我们这次主持人的评选,这么多主持人,100多位,中间要选出来优秀的,这些最佳的。有的主持人其实也很优秀,也很出色,而且在自己的岗位上也兢兢业业一直在工作,他们没有拿到这个奖项。所以在这边我其实想说的一句话,就是每个主持人都是优秀的,只不过我觉得这中间可能还需要一些运气,包括风格,等等等等因素的影响。所以我觉得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从这100多人里面脱颖而出。

    网易传媒:听了您这段话,我也树立了我的目标,要在东五环买一套房子。

    白杰:那我在你边上,我买在六环(笑)。其实今天很高兴,能够来网易跟网友聊天,而且特别是有两位大眼睛的主持人陪我聊天。作为一个电台DJ来讲的话,很少时间路面,不像电视台的主持人。

    网易传媒:那么频繁。

    网易传媒:看都看烦了。

    白杰:比如我们白家的,白岩松大哥,每天在镜头上很容易见到。比如演员,白展堂。

    网易传媒:他前两天也是坐在您的这个位子。

    白杰:是吗?当然他不姓白,只是他演的角色。因为多人都叫我老白,以前叫我小白小白的,我说别叫小白,《蜡笔小新》里面的,后来就说叫大白吧。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武林外传》,就叫老白了。所以很多人都说,在电台里你经常说自己叫老白,但是一点也不老,为什么要叫老白呢?都解释了一下。至少现在不老,还很年轻。

曾华 本文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四大方法学理财,挣了工资还能赚大钱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传媒首页